© 云麓十洲
Powered by LOFTER

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了起来
上呼者苍,下俯者莽
岁月淹及,失我迦郎
……可能是盼着椴公撒土填坑(。

突然想起来……方方我们的德扎!(x

【长评】告白——给《以眼还眼》

关于题目,很犹豫了几分钟,最后选定“告白”,姑且算个双关。

上午正好在看《俄狄浦斯王》,有一句很合适,也是备选标题之一。面对俄狄浦斯的质问,先知忒瑞西阿斯回答——知道真情就有力量。

于我看来,这就是《以眼还眼》最动人之处了。

故事由我指定,我应是全知者,然而它最终的形状超乎想象,令我激动万分,竟无法全然付诸言语。

在这一场风波当中,精彩的不是作案,惊人的不是计谋,掌声也不为漂亮的辩护。矛头直指,刀锋所向,是2002年哈佛岁月,the social network漫长的质证。

我悉知前因后果,关底boss何人,层层障眼法作假,唯有一种力量无法预料。

他们如此了解对方。

Eduardo...

德扎repo

想了想还是写一个吧毕竟千里打飞的(。
看的午场,是糊了扎,演技唱功都非常棒,情绪的爆发尤其惊人。然后从下半场起注意到了糊了扎的身高,比男人哥矮了一截(x 但是气势一点不输!对掐(……)张力十足,吃下西皮,然后意料之中的,和芳芳拥抱瑟瑟发抖.jpg
男人哥非常帅!感觉和法扎比较更类似于电影《Amadeus》里萨列里的形象,而且德扎这人物关系,不萌西皮真是损失,歌词说明一切(旁友们吃我安利!.gif)
最惊喜的是男爵夫人,出场就很喜欢,到唱黄金星的时候我已然惊呆。以前听Maya女王和99年的唱版,睡前循环,觉得已经非常美,可这次现场,才知道黄金星能这样华美辽阔,温柔得仿佛梦境。Finale和《Wie Wird...

【二十三】拯救单身偶像行动计划

Chapter 2 友情就是

当一个合格的ppt。

专注聆听,适时鼓掌,让你的朋友们感到被爱被需要,热情洋溢地讲解计划的每一个部分。然后吸气,结束,报警。

范卷卷端着咖啡在腾腾雾气里微笑:“背叛组织的人承包三个月家务。”

余年义正词严:“你们这是邪教组织组织暴动。”

叶莘不屑:“农民起义怎么叫暴动,那是革命!”

“你要说造反也行,”余年顽强抵抗,“你们两个变态能不能放过皇上!”

“可是卢耶已经签了,一切都到位了,下星期就开机了。”范卷卷抱着家里唯一一个小蜘蛛玩偶,深刻指出余年这种行为属于“皇帝不急太监急”。

太监余年很气:“那你们还放ppt干嘛?暗恋帕皇?Hello stormtrooper...

【二十三】拯救单身偶像行动计划

Chapter 1 首先

首先,你得有个偶像。

一般逻辑是这样的,有个偶像,然后他得单身,于是你就能上了。

但叶莘显然不遵从一般逻辑。

她认为,首先,你得有个计划。

“我为此努力了十五年”,镜片反射着投影幕的冷光,叶莘像每一个片里变态杀人犯那样用中指推了推眼镜,信心十足,“公司有了,投资有了,偶像有了……”

“我们什么都有了。”范卷卷打断她,一锤定音,“就差他对象了。”

余年恍惚觉得她可能也需要吃点药。

或者先报个警。

为了卢耶的人身安全,和他的小粉丝们着想。

叶莘,不是莘莘的莘,是细辛的莘,性别女,年二十八。

也就是说,她从十三岁就开始准备这个计划了。

“十三岁,一个...

【阴阳师|白龙x神乐】向玄学低头(END)

一开始神乐是拒绝这个拉郎的。

“见都没有见过,”她说,米色唐伞在肩头转来转去,花纹繁复的棕底金边散开一片日光,“那是晴明大人的御灵。”

她也是有御灵的,一只天狐,和唐伞颜色相称的皮毛,威风又暖和,最讨女孩子喜欢。

阿妈听了只是笑,并不容她拒绝:“那就见见嘛。”

身子探到栏杆外一喊:“给神乐相亲去!你们谁要来?”

原本空空荡荡的寮子里瞬间便热闹起来。

“是哪家的大人?”姑获鸟问,阿妈总是喜欢带她出门,因此见的世面最多,知道若是出门相亲,那便是自家没有的了。

三尾靠着树嗑瓜子:“男的女的?”

白狼说:“男的吧。”

淸姬从树上滑下来,甩甩尾巴:“不会是源博雅大人吧,阿妈喜欢邪教。”...

文荒
有没有朋友拯救一下
起点晋江不挑,种马np随意
【没有雷点】
只求剧情不尴尬,智商不下线

一个repo(?)

刷完了《南柯梦》
下本瑶芳病体白衣,娇弱婉转,一下子get到了女神的美。
上本因为这次有删节的缘故,公主在成亲处才出场,华服美饰,惊艳淳郎。我倒是没啥感觉……瑶台陈兵一段也精彩,仍然没啥特别的感觉……直到召还,因为知道公主将殁,这一段看得便格外唏嘘。
互诉衷肠都很普通,感念二十载恩情厚爱,又提到父母儿女,都似寻常夫妻。公主知道自己病体难愈,驸马劝慰,婉转迤逦里一翻就过去了。已知前因后事,更觉情深情浅,都是嘴上功夫。淳于棼此刻再肝肠寸断,日后三星临户照样欢声开颜——他本来就是个多情人,盂兰法会见了琼英郡主,便“年年思念风姿”。许是客套话,亦或乃淳郎真心。
从开头就不觉得他有多么喜欢公主,见也没见过,论先...

很愧疚
这么多年才想明白
我不是真的很爱他
如果我不会对我认识的任何一个人这样,那么我也不应该对他这样
我仍然把他作为一个符号,美的标志
要少年,意气张扬,过早的死亡
后来喜欢的每一个人都能追根溯源,一切有迹可循
故事既定
他死时仍是少年的样子,是最好的时候,不会再改变
不能改变
我是把他放到祭坛上
不是理想
理想不在他身上,是展昭
所以这是另一个源头
到最后什么也想不起,只有一只蛐蛐
可惜也是假的
爱一个人是不会希望他二十来岁就死去的
醉里应无白玉堂

1 / 3
TOP